关灯
工作站之家 首页 首席设计师 查看内容
0

他用14幅假画,骗了5个亿!

摘要: 当一颗“艺术之魂”掺杂了诈骗的成分,全世界的博物馆都会为之颤抖。世纪最强伪画大师Wolfgang Beltracchi(沃尔夫冈·贝特莱奇),世界上最神乎其技的艺术伪造者。他天赋异禀、技艺超群,原本可以和妻子一起安稳地 ...

当一颗“艺术之魂”掺杂了诈骗的成分,

全世界的博物馆都会为之颤抖。

世纪最强伪画大师

Wolfgang Beltracchi(沃尔夫冈·贝特莱奇),世界上最神乎其技的艺术伪造者。

他天赋异禀、技艺超群,原本可以和妻子一起安稳地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,却偏偏不走常规,将所有的惊世才华都倾注在已故艺术大师们的作品伪造上。

由于他不遗余力地使出浑身解数,用大量伪画迷惑了苏富比、佳士得等拍卖行,并将艺术家、富人们以及世界各地的博物馆玩弄于股掌之中,所以被称为二战以来最猖獗的“艺术伪作案主犯”。

在他过去四十年的诈骗生涯里,他曾毫不懈怠地伪造了Max Ernst、毕加索、塞尚等50多位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西方画家的几百幅作品,甚至于以假乱真,骗过欧洲所有权威的画作鉴定家和博物馆,从而坐实了“世纪骗子”的罪名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由他创作的14幅假画,竟然卖了高达5个亿!但是这个数字在他看来仍然不值一提,为什么呢?

因为被发现的14幅作品,只不过是他大量伪作中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还有更多没被发现的伪作,正被当成绝世孤品,供奉在世界的各个角落。

有一年,市场上出现了下面这幅据称是Max从未面世的作品,经历一系列专业而审慎的鉴定流程后,这幅画被确认为是Max失传的真迹。

消息一出,整个艺术界都陷入了疯狂!要知道,这位被称为“超现实主义的达·芬奇”的法国画家——Max Ernst,随便卖出一幅画,就能达到500万美元的高价。

而这幅神秘的画作居然被估值700万美元,约合4620万人民币。

要知道,就连画上的签名也是Wolfgang伪造的

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个史上最嚣张的艺术伪造作案者,不是一大帮子机警狡猾的团伙,而是Wolfgang和他的妻子Helene。

Wolfgang和他的妻子Helene

Wolfgang出生于德国乡下的一个家庭,父亲是教堂的壁画修复师,虽然绘画技艺不够精湛,却在仿冒、伪造技术上修炼得炉火纯青,连教堂里要用的大理石,他都能用其他材料呈现出来。

从小受到父亲“熏陶”的Wolfgang,自然对这门技术耳濡目染,14岁的时候,他便临摹了毕加索的《母与子》,画出了人生第一幅伪作。

左为毕加索的《母与子》,右为Beltracchi版本

他改良了原画过于阴沉的色调

17岁那年,他进入一所艺术学校学习插画,却反感于这种枯燥无味的学校教育,被嬉皮文化所吸引,于是选择中途逃学,开启了一边流浪一边贩卖小件伪作维持生计的云游生活。

从最初的牛刀小试,到后来的蓄势而发,Wolfgang和同样酷爱画画的妻子渐渐从顾客们的热情和赞叹声中,挖掘出了一线商机。

于是,这对艺术界冉冉升起的“雌雄大盗”,决定将这项事业做得更大、更强,他们没有急功近利地去追求金钱,而是急流勇退,选择了默默酝酿和沉潜。

他们先是花了几年时间来研究欧洲艺术史,挑选有文献记载但原作已经失传的作品来创作。

然后深入分析达芬奇、伦勃朗、毕加索等名家画作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,创造出一幅幅根源于艺术家本身的作品。

他曾公然宣称:“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伪造者,许多伪造者无法复制每一个艺术家,但是我可以。我可以伪造任何人的作品。”

照着画家的真迹来临摹他们的作品,固然是一种最为直接有效的做法,但Wolfgang的天才之处就在于,他会按照艺术家的个性风格,重新去创造出一幅新的作品,哪怕画家本人从未画过,却依然可以以假乱真、惊艳世人。

就像Wolfgang冒名Max画的一幅名为《The Forest》的作品,其实并非画家本人原创之作,却被收藏者赋予了极高的评价,并表示这如果是真迹,应该是Max最好的个人作品。

佳士得有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用其伪作作为拍卖画册的封面。在后来得知真相后,佳士得还发表声明,这幅作品不管怎样都是杰作,好到足以成为封面。

Wolfgang自己也曾大言不惭地说:“如果他们(大师们)有时间的话,应该会画这个,他们没空画,我帮他们画了。”

那么,Wolfgang夫妇是如何逃过鉴定家和艺术家们的法眼,在这40年间招摇撞骗、瞒天过海的呢?

这恐怕要从他们高明的作案手段开始说起。

其实每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案子,无不是作案者煞费苦心的结果。

首先,他们会去跳蚤市场以50欧元左右的价格,挑选一幅具有历史年代感的老画。

老画的画布、画框,以及画框后的印章来源地,都是加强伪造的有力保障。

然后,他们会戴着手套,轻轻刮去画布上的颜料,根据画作的创作年代、印章的来源地等,选择一个与之有着相同背景的画家,进行艺术创作。

为了在成色上与画作的年代气息相吻合,他采用了自己手工研磨颜料,然后在自制的特殊烤箱里加速画面老画,形成合理断裂层,并把搜集来的灰尘撒在画框与画布的缝隙里。

整个过程严谨而周密,几乎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。夫妻俩一个在家创作,另一个则出去售卖。

为了增加可信度,他们索性伪造了老照片去迷惑所有的专家们。妻子穿上租来的复古衣服,假扮成她的祖母端坐在Wolfgang的伪作前,照片拍好后再进行做旧处理。

卖画的时候,妻子惯用的伎俩是谎称那些作品是她爷爷在纳粹时期的宝贝,或者说在她的家族收藏里发现的。

就这样,他们靠着出神入化的画技和戏精演绎,将这些伪作挂到了世界上最著名的画廊里面。

可是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”,2008年,向来无往不利的夫妻俩,却因为一次小小的偷懒而终于落入法网。

因为Wolfgang在画一幅德国画家海因里希的伪作的时候,使用了一支钛白颜料,而不是平时所用的自制颜料,所以被认定为这是一幅拙劣的伪作。

经英国科学实验室鉴定显示:这款颜料是1916年发明的,而这幅画却是1914年的作品!

仅仅两年的时间出入,让这个艺术界最大的伪作案,在众多收藏家、画廊、拍卖行以及博物馆中引起轩然大波,整个艺术圈都为此震惊了!

大家人心惶惶,纷纷去重新鉴定自己手上画作的真伪,有人甚至一针见血地说道:

“以后如果你想知道手里的画是真的还是Wolfgang画的,只能撬墓去问问死去的艺术家了。”

一时间,艺术界对Wolfgang的所作所为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评价:

有人视其为百年难遇的天才;也有人视其为玩弄艺术的罪犯。

最后法院判定Wolfgang监禁6年,他的妻子Helene被判4年。由于Wolfgang在狱中表现良好,服刑3年多就被提前释放了。

出狱后,人们问他:“知道自己错了吗?”

他回答:“是的,我错了,我不该错用钛白。”

这答案,狡黠到实在令人难以反驳。

“我确信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所做的很恶心,人们认为我背叛了艺术。”

“但我相信民主,现在是属于Wolfgang自己的时间。很多人可能会说‘你怎么能这样做呢?他是一个罪犯。'好吧,我只能说艺术无能为力,艺术是给人看的,而且艺术需要人去看。”

但时至今日,Wolfgang仍然可以骄傲地说:“我是世界上在博物馆里展出最多件作品的艺术家!”

后来,Wolfgang去了维也纳的Albertina博物馆,得意地告诉大家:

“哦,我看见自己一幅作品被挂在墙上”,“但不告诉你是哪幅”。他狡黠一笑。

Wolfgang还被看作是传奇的存在,他的故事甚至被拍成了电影。

很多人都这样认为,Wolfgang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暴利吧!

但Wolfgang却说:“我做这些也不是为了钱,毕竟我一直都很有钱,我只是想要轰烈而漫长的人生。

他就像一个拥有满腹才华却“玩世不恭”的老小孩,将世人的眼光、艺术的价值、以及所有的权威愚弄于鼓掌之中。

在这个循规蹈矩的世界里,Wolfgang显然是一个不断寻求惊喜与刺激的“另类”,对于他的传奇经历,你又有何看法呢?


晕倒

感动

大哭

惊呆

口水
本文作者
2018-3-7 17:14
  • 0
    粉丝
  • 264
    阅读
  • 0
    回复

关注迪恩网络

扫描关注,了解最新资讯

联系人:高经理
电话:15562103797
EMAIL:125422921@qq.com
地址:威海市创新创业大厦2702
热门评论
排行榜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服务热线:

010-58414718

电子邮件:iws@iworkstation.com.cn

地址:北京

Copyright   ©2007-2018  工作站之家Powered by© iworkstation.com.cn ( 京ICP备08005157号|人工智能